臉

photo by ahai

[海@hai]  我去看「臉」了。

我一直蠻欣賞蔡明亮導演對於氛圍與譬喻的鋪陳與拿捏。算算蔡導的片子我好像每部都看過吧,至於沒能進去戲院觀賞的片子,大概也都去了圖書館視聽中心給補足了,哈。

即使很累,我幾乎沒在戲院中睡覺過,連彼得格林納威「廚師大盜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那類慾望滿溢的片子,我都沒偷睡。但是,這次的「臉」卻讓我多次「分神」而無法完全融入,不知這是怎麼回事,我一直在思考.....直到特別感謝字幕緩緩消失。

但,仍有好幾場令人印象深刻,諸如:老舊公寓自來水爆管滾滾的水淹沒導演康的家...、康導的媽媽用康導的手去自慰撫慰位疼痛...、戲中戲的主角之一的鹿因分不清虛實而撞鏡子...、法國製作人跟康導母親一起吃死人東西...、媚姊在陽台抽煙...、媚姊邊哭邊把腐敗的碎肉塊又塞回冰箱...、鹿終於不見了...、康導母親吃完花生豆花,提著行李下樓...、康導公園樹林造愛,手機鈴聲響不停...而手機那頭傳來母親死訊...、康導和戲中的希律王的互動與溝通方式...、戲中的莎樂美因為沈重的戲服而困住...、到最後希律王從博物館的牆裡爬出來...等等,這幾場戲的鋪陳都很過癮,令人拍案叫絕。

失望是因為我帶著期待?所以不要用期待去看事物,因為期待可能就是一種偏見?後來,我得到這樣的答案在耳邊。

臉

圖片引用自網路,出自蔡明亮導演的作品「臉」


創作者介紹

慢動作的人生---

aha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