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裝

以積木概念包裝的大甲特產。photo by ahai

[海@hai] 當我收到任何禮物或是禮盒時,我總是忍不住馬上窺見禮品背後一層層的包裝材料,像廚師的舌頭將一道菜逐一圖解出材料與做法一般。

「專業但無趣」…我彷彿聽到好友回拋這樣一句話。

我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台灣就一直把日本包裝文化當作聖典,設計學校裡的老師拼命的以讚歎的口吻輔以甜美的姿態歌詠日本文化之美,諸如….日本的文化如何的精緻細膩而有禮?日本的包裝又是如何的結合地方物資與特產?日本的包裝裡充滿了故事?我不討厭日本,但是總覺得聽起來好刺耳。或許,在那個18歲的年紀,我對自己的文化感到自卑,還昂首裝作嗤鼻狀,….我真是自卑加三級。

但是,截至後來回頭審視我突然有所感悟,那些留學日本通的禮品包裝老師們,終究還是只看到「表面的皮相」,卻不知道「價值的意義」?

這幾年台灣的產業「積極轉型」,台灣各鄉鎮努力從食衣住行育樂中去發展地方區域特色,但在經濟掛帥的簇擁下,政府官員慣以量化來評估績效然後編列預算,促使著下位者努力追著那棵模糊的紅蘿蔔。最後,上下交相賊地運用各種技巧…管道….與工具來賣東西,創造出屬於自己家鄉的「市場價值」。最噁的就是來段憋腳自high又老態橫秋的R…A…P……(冷)式廣告詞。

我強烈懷疑,從經濟部到商業司….這些推動地方商圈的官員與民間單位的腦子裡,始終是搞不清楚自己賣的是「文化」….一種地方特色的生活,而不是「商品」…一種包了好幾層的華麗包裝。

人類最大的悲哀是,創造出一堆無用的商品,而洋洋得意。我最大的悲哀可能是,活的不合時宜......

 

    全站熱搜

    aha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