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

photo by ahai

[海@hai] 小亮希望有人可以幫他拍照,但是初見面時的他一直放不開,好像身邊有我看不到的人一直在他耳朵說些提醒的話。「你不可這樣...」「你不可以那樣...」「你要這樣...」「你要那樣...」「你應該裝酷...」「你應該保留一點神祕感...」搞的他有些手足無措。

無法自由意志地活著....總是令人心痛。加上.....我不想拍那種透過精密算計與裝腔作勢,遮蔽了本來面目的人...事...物...。當然,我深知透過影像追求事物的本質簡直是緣木求魚,但我還是決定一試。

我已經忘記我是怎麼逗他笑的,他一笑,心一開,開始可以在我的面前大方地呈現自我最當下的狀態,雖說透過觀景窗的我仍然清晰看見「那個自我裡的小心翼翼」,但起碼多了一層開心與自在。畢竟,洋蔥從來就不只一層。

笑開之後,我試探問了一些問題,其實這些問題也是同步地問著自己......「為何想被拍?」「但是你似乎不習慣被觀看?」「你希望被拍出真實的自己,還是包裝後的自己?」「你有發現...你不太敢笑嗎?」「你喜歡自己哪裡?」「你討厭自己哪裡?」

「其實,你的問題在被拍攝時我都感覺到了」,但是「我喜歡那種存在的感覺......」小亮說。

    全站熱搜

    aha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